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返回列表 发帖

[历史军事疯狂] 大宋有毒 880 不甘心 第十个名字





啃书│啃书网│啃书阁│啃书论坛│疯狂中文│疯狂中文网│疯狂中文网论坛www.4474099.com 疯狂书库www.fkzww.com
大宋有毒  880 不甘心  第十个名字

《大宋有毒》 图文版连载网址(书阁书库)----点击阅读

《大宋有毒》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(疯狂中文书库)----点击阅读

这样的军人留着何用?他们的战斗力越强对自己的威胁就越大,对国家的危害也就越大。按照赵佣的意思,都不用通知各位宰相商议了,直接命令湟州省、凉州省、川陕四路和银州的新军一起上,把这几家人全都抓回来,有一个算一个,咔嚓了事。

    可他又不能这么干,先不说新军听不听自己的指挥,姑丈为啥要写一封亲笔信带回来,就是让自己不要这么做,就算他们真的罪大恶极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那也不能从自己这位皇帝口中说出杀,脏活儿累活儿全交给姑丈去办,?#20154;?#21644;金人完成和谈之后,再回来处理这些奸佞不迟。

    “当年父皇就和我?#20498;?#36825;世上唯有姑丈可用可信……可是朕不明白,姑丈为何还要保护这些人,于情于理也该绳之?#26007;?#25165;对!”

    见到王二之后,赵佣马上从一位暴怒的皇帝变成了可怜的?#24405;?#23521;人。这皇帝当得真窝囊,旧臣们整天巴不得自己死,新?#21152;?#19981;完全听自己的指?#21360;?#21738;怕姑丈再忠心,他指挥和自己指挥也不是一个滋味啊。

    “陛下不用为这些事儿操心,更不该为了这些人脏了手,您是大宋皇帝,宽厚仁慈、公正廉洁的象征,此事交给摄政王处理比较妥当。”

    王二在赵佣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不满,看来爹爹说得对,哪怕是儿童团的孩子坐到这个位置上,同样很难摆脱它的魔力,这个座位上有毒!

    “象征……我不想仅仅当象征,朕想?#36164;?#27835;理国家,朕想和你们一样为这个国家出力!”

    赵佣?#37319;?#19981;到哪儿去,他也听出了王二话里的规劝之意,有点无法接受。这些话他还不敢和姑丈当面说,又实在憋不住,和别人说也没用,其实和王二说也没用,只是想借她的嘴传到姑丈耳朵里面。

    别看姑丈在外?#25628;?#37324;杀人如麻、心狠手?#20445;?#20294;赵佣心里清楚,那是个最讲理的人,只要能讲出道理,他不会为难自己,也不会记恨。

    “象征?#26087;?#23601;是为国出力,陛下想过没有,将来的官?#24065;?#26086;是被各州各府选出来的,这个朝?#27809;?#25104;为什么样子?他们不会再惧怕皇家的权利,而是要为自己的利益做斗争,朝堂里会比瓦市里还热闹,如果没有一个能让大家投鼠忌器的人坐镇,朝堂里恐怕什么事情都商量不明白。”

    王二不得不佩服爹爹的睿智,促进社只商议过如何改革,更多看到的还是改革的好处,却很少仔细考虑过改革之后的副作用。只有爹爹一个人看到了这些问题,并一直在试图降低副作用的影响。

    当时没有多少人理解,就算同意也是看在爹爹的面子上不好意思反对,也包括自己。现在看来,爹爹毕竟是爹爹,他?#22993;?#32769;,也不是瞻前顾后不果断,而是比别人看得更远、更清楚。

    这不,赵佣的表现就是最好的例子,当初爹爹就明确?#20498;?#20182;不会听之任之,毫无留恋的把皇权放掉,这里面必须有反复,甚至更甚。

    “做为皇帝,没有权利光有名望,就可以约束群臣了?”赵?#27602;?#24471;王二的例子好像举错了,这不正是皇权的重要性嘛。

    “爹爹并?#20976;倒?#30343;帝不可以有权利,只是不?#24066;?#26377;不受控制的权利,要是陛下能一个人就约束群臣,这权利怕是也太大了吧?另外以后的朝?#23478;?#19981;用陛下约束,各州、各府、各省的代表会比陛下还尽心尽力,他们既不是陛下任命的,也不拿朝廷一文钱,陛下您除了自身做出表率,让人民承认您是一国之君,还能拿什么来约束官员呢?”

    王二觉得吧,这位皇帝虽然跟着儿童团学习了好几年,但天资好像并不太聪慧,到现在了还看不清?#38382;疲?#30495;不是个当皇帝的好?#25628; ?#35805;已?#38142;耍?#20877;和他绕圈子已经没意义了。

    “姑丈不是还有新军……若是当皇帝什么都管不了,还要朕何用,不如让给姑丈算了。”赵?#30701;?#24471;浑身不自在,本想从王二话里找出破绽,可是刚说了半句就停住了。新军,那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

    ?#21543;?#25919;王不会挟天子以令诸?#30591;?#26356;不会?#24403;?#33258;重,这一点陛下应该清楚。如果爹爹真想要这个位置,谁也拦不住,也不用拖这么多年。待到群臣的权利受到制约,陛下的权利交还给朝廷之后,兵权?#19981;?#38543;之交还。”

    王二很清楚赵佣的感受,他和自己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是一样可怜,但又不得不说,他们都是?#20197;?#30340;,要不是爹爹不让自己乱杀无辜,要不是爹爹坚持不用内战夺取国家控制权,他们早就死翘翘了,哪儿还有机会诉苦?

    ?#21834;?#20891;权交给谁?”赵佣撇了撇嘴,他和洪?#31389;?#20250;的本事里,就属这个动作学的最像,内涵也差不多,不相信!

    “陛下,做为总理我?#33618;芩到?#36824;给国家,不属于任?#25105;?#20010;人,谁也不能拿它对付异己。做为师姐,我多说一句,这种想法还是尽早从脑子里除去的好,太危险也太不明智。”

    赵佣不用说出来,王二就能明白他的想法,但她并不太担心,因为赵佣敢表达出来,就说明他?#22993;?#24819;好,还把自己当亲信,愿意听自己的意见。自己也必须给他意见,爹爹让自己来当总理,就是要在赵佣身边当警钟用的。

    “唉……可朕如何对得起赵家列祖列宗!”

    这个警告对赵佣已经很够份量了,想一想也是,新军除了儿童团成员之外,谁也指挥不动,哪怕王大、王三都站在自己这边,失去了那些工坊的支持,新军怕是连禁军的战斗力都比不上,想控制工坊……

    姑丈这些年真没闲着,居然在川陕四路、福建路、甘凉路复制了好几个魏桥镇,掰着手指头算算,这些地方都不在朝廷控制范围里,甚至连具体位置都不知道,现在又全都成了特区,连插手的理由都找不到了。

    “陛下如果像前朝皇帝一般丢掉?#31169;?#23665;,才真的无颜见列祖列宗。虽然新政下的皇帝没有了生杀大权,但依旧是帝国至高无?#31995;?#30343;帝,帝国取得何种成就都是在陛下领导下获得的。能做到这一点,即可比肩周天子、秦始皇,被后人膜拜。”

    在第一期儿童团里,她可能算是情商最高的,对经史子集学得也最好,反倒是自然科学方面成绩不太靠前。要不是洪涛没啥文学功底和艺术修养,肯定会把她往文科生方面培养。

    理科生忽悠人是讲事实摆道理,文科生走的是精神路线。相比较起来洪涛的办法有点笨,比?#19979;櫸常?#29579;二的路数更先进、见效快。

    ?#21834;?#20108;姐,你们在凉州和朕说的国家真有可能吗?”赵佣已经是习惯?#21592;?#24573;悠了,当年在凉州的时候他的教育工作说是由洪涛负责,其实执行者多是王二和宸娘,人这个玩意吧,老听一个人的意见会上瘾。

    “换在十年前,陛下会相信大宋能灭掉西夏,把辽国活活逼死吗?就算金国大兵压?#24120;?#36824;有内鬼作乱,他们依旧铩羽而归。不用多,五年之内,不管是叫金国还是辽国,那片土地都会归于陛下的大宋,而燕云十六州怕是这次就要完?#20498;?#36213;了。”

    光?#30475;?#20987;忽悠?#33618;?#35753;赵佣收敛,但不会让他有动力。王二的绘画功底也挺好,不是苏轼教的,洪涛?#26087;?#23601;是个绘画高手,成名绝技就是……画大饼!

吾辈读书之人,看帖焉能不回?
好书就要气?#24651;?#30000;,力贯头顶,
用力一顶!

TOP

好书!!!顶起!!!

TOP

返回列表
重庆时时彩不定位胆公式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