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返回列表 发帖

[历史军事疯狂] 民国谍影 第五百九十一章 亲自查看 寻青藤





啃书│啃书网│啃书阁│啃书论坛│疯狂中文│疯狂中文网│疯狂中文网论坛www.4474099.com 疯狂书库www.fkzww.com

第五百九十一章 亲自查看

    苏高阳当机立断,将人员都撤到了安全屋内安置,自己马上向行动组长左刚汇报。

    接到汇报的左刚不敢大意,很快将这个情况向负责市区情报工作的易华安汇报,易华安是宁志恒的随身秘书,他马上禀告给了宁志恒。

    “雁南街,双喜书店?”宁志恒听到易华安的汇报,顿时一愣。

    他是非常清楚这个地点明明就是上海情报站的机关所在,那位连景天最终消失在这里,当然是有问题的,一定是上海情报站的人员。

    可是上海情报站怎么会找到连家旧宅呢?#31354;?#22788;房产几天前还是日?#26087;?#20154;今川宏的产业,可是上海站却以房子旧主人连良畴侄子的身份出手购买,这是什么情况?

    就算是宁志恒头脑缜密之极,他也无法凭空判断出真实的原因,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日本人,那相对来说,危险就小了很多。

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宁志恒洗漱完毕,一名身穿和服的日本佣人将丰富的早餐送了上来。

    宁志恒作为藤原会社的会长,随着他的身份越发的显赫,他的住所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,为此他在日本侨民中挑选了厨师和佣人,在加上自己随身的六名保镖,现在别墅内已经有十多名人员,都是真正的日本人。

    宁志恒在佣人的服侍下,用完了早餐,他没有和往常一样,穿戴笔挺的西装,而是选了一身便装出了门。

    这个时候,他随身的保镖头目木村真辉,也早就准备好了,快?#25509;?#20102;上来。

    “会长!”木村真辉顿首行礼道。

    木村真辉三十多岁,是宁志恒从众多保镖中特意挑选出来的随身护卫,有一副好身手,是空手道的高手,枪法也很不错。

    “木村,今天我有事情安排,你们不用跟着我,就在家等候我的电话!”宁志恒沉声吩咐道。

    “嗨依!”木村真辉不敢多言,赶紧躬身回答。

    他们非常清楚,自己这位会长做事的风格,说出来的话,绝不?#24066;?#20219;何人违逆,自己只需要无条件的服?#21360;?

    宁志恒快步走出了家门,伸?#32456;?#20102;一辆黄包车坐了上去。

    黄包车转过了好几条街道,宁志恒示意停了下来,给了?#30331;?#20182;又徒步走了一段距离,这才进入了一处公寓。

    这里是情报科的安全屋之一,左刚等?#33487;?#22312;等候他的到来。

    “处座!”

    看到宁志恒进来,屋子里的所有人赶紧站了起来。

    宁志恒挥手示意,来到了主位坐了下来,看着众人也坐下,这才开口问道:“情况我都了解了,这个连景天应该是上海情报站的人员。”

    “上海站?”左刚诧异地问道。

    “对,上海站,但是我一?#24065;?#29468;不出他们怎么会来买连家的旧宅。”宁志恒点头确?#31995;潰?#20182;又转头看向了苏高阳,“你们接?#22336;?#23627;的这几天,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?”

    苏高阳赶紧回答道:“报告处座,我们才刚刚接手这处宅院五天,一切都很正常,连景天就突然登门,我也是怕有不测,这才马上撤离了连家旧宅。”

    “目前有什么异常情况?”

    “没有,连家旧宅一切正常,看不出对方的意图。”苏高阳回答道。

   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你做的很好,只要察觉情况异常,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撤离,所?#25509;?#22791;无患,我们潜伏在敌后,任何事情都不能心存侥幸!”

    宁志恒对苏高阳的表现很满意,他对自己的手下很?#34892;?#24515;,相信他们不会被上海站盯上,再说上海站也没有理由找自己情报科的麻烦。

    “是,处座,有个情况我想汇报一下!”

    “说!”

    “昨天连景天上门的时候,我看得出来,他确实是有意买这处宅?#28023;?#29978;至,他已经打听出来了,房屋转手的买价是一万?#37027;?#32654;元。”

    宁志恒一听马上觉出问题,易华安处理这处宅院的方式很隐?#21361;?#23613;管是多次转手,但中间都?#20146;?#24049;在左手倒右手,外人根本无法参与,自然也不会知道其中的转手价格,只有在市政府登记房屋买卖合同的时候,外人才能知道具体的买房价格。

    也就是说对方是花力气买通了市政府的相关人员,查到了最后的成?#24739;?#26684;是一万?#37027;?#32654;元,这说明,对方花的功夫可不小,?#20146;?#36275;了功?#21361;?#26377;备而来。

    如果只是一次单纯的接触试探,买房只是掩饰行为,因为对方根本没有打算买这处房屋,似乎用不着花这样的力气。

    再?#30331;?#25253;科和上海站之间毫无?#32454;穡?#23601;算是对方察觉了,也没有找上门来的道理。

    现在却特意冒充连家后人的身份前来,难道上海站真的就是为了买这个连家旧宅而来?宁志恒突然觉得这个可能很大。

    对,一定是这样!林志恒的?#26412;?#38750;常的灵敏和准确,他隐隐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真正答案。

    那么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呢??#20146;?#22791;在上海市区建立一个联络点?还是这个宅子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?

    想到这里,宁志恒果断地下令道:“我们马上去连家旧宅,我要亲眼看一看,这个宅子有什么不同!”

    众人的行动很快,几辆轿车出发,很快回到了连家旧宅,看门的佣人看到苏高阳等人回来,赶紧迎了出来。

    “先生,您回来了!”

    “昨天晚上有没有动静?”孙苏高阳当前一步进?#33487;海?#27785;声问道。

    “没有,没有,按您的吩咐,我们晚上轮班值守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!”佣人赶紧回答道。

    苏高阳示意佣人们退了下去,宁志恒带着一众手下,开始在整座连家旧宅进行搜索。

    宁志恒最初的判断,这处宅院里的某些东西,应该是上海站所需要,如果这个猜想成立,这些东西的价值一定巨大,巨大到上海站?#25954;?#33457;出二万美金,甚至更高的价钱购买这处住宅。

    宁志恒原本就是搜查的大行家,他的眼力和记忆远超常人,他开始一间一间房屋的仔细搜查,不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   左刚和苏高阳带着?#35813;?#34892;动队员,按照他的吩咐也同时展开搜索,?#19978;?#30340;是,没有任何收获。

   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就算是宁志恒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   宁志恒不由得?#34892;?#27844;气,看来?#20146;?#24049;的思路有问题,判断上出了差错,想来也是,如果真的是藏有巨大价值的东西,那个日?#26087;?#20154;今川宏住?#33487;?#20040;长时间,早就发现了。

    今天的搜查看来不有什么结果,也许自己确实是想多了,宁志恒决定结束这次搜查。
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佣人前来向苏高阳禀告道:“先生,昨天那个连先生又来求见了。”

    所有的人都是一怔,上海站的人再次找上门来,这是什么情况?

    宁志恒点头示意,苏高阳赶紧吩咐道:“请他进来吧!”

    佣人转身离去,宁志恒带着其他人进入了偏房,准备听一听是怎么回事。

    不多时,用人将关翰引进了客厅。

    关翰一进客厅,就笑着拱手说道:“苏老板,连某又上门讨扰了。”

    苏高阳佯?#23433;辉茫?#27785;声说道:“连先生,再次登门,还是为了房子的事吗?实话说,这处房子我不想出手,你可是?#34892;?#24378;人所难了。”

    关翰这一次登门,自然是已经得到了王汉民的同意,必须要拿下连家旧宅,尽快的起出财物,早日打发甘明轩离开上海。

    当然,价钱还是要讲的,毕竟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   关翰表情诚恳,一脸的无奈的说道:“苏老板,我昨天想了一夜,总是舍不得这连家的祖宅,这样,还请你行个方便,务必出一个可以接受的价格,连某可是满怀诚意啊!”

    苏高阳?#25104;?#19968;寒,他怎么可能真的将房屋卖出去,对方越?#20146;偶保?#23601;越是说明这间房屋有问题,在没有彻底查明之前,决不可能出手的。

    “连先生,我们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你要想让我屁股还没坐热,就将房屋拱手让出,没有三万美元是不可能的,不然就请你就免开尊口了!”

    “你!”关翰见对?#34903;?#24847;不肯,忍不住心中发狠,真想着干脆动手解决?#33487;?#20010;贪婪的?#19968;鎩?

    “连先生,看来你还是没有想好啊,那就不要耽误时间了,?#19968;?#26377;事,就不奉陪了!”苏高阳直接站起身来,准备将关翰打发走。

    “二万五千美元!”关?#37319;?#20986;一个?#32456;疲?#27491;反一翻。

    苏高阳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,将桌子上的茶杯端了起来,不紧不慢的那一口。

    “二万六千美元!”

    苏高阳还是摇头,可是心中已经极为诧异了,对方的意图已经可以确定了,的的确确是冲着房子来的。

    “二万八千美元!这?#20146;?#21518;报价了,如果不行,就此一拍两散,我实在是拿不出再多的钱了!”关翰这一次?#25104;?#38590;看,如果到最后还是不能成交的话,他就?#33618;?#37319;取最后的措施,干脆硬来了,情报站的资金一向紧张,这一?#25991;?#20986;这么多美元现金也是很不容易的。

    苏高阳完全不为所动,他根本就是为?#35759;?#26041;,逼迫对方退却,哪里有成交的诚意,他正准备再次拒绝的时候,隔壁偏房内突然响了一声?#20154;?#22768;。
原来的人流量每天成百上千近万,今不如昔也,不知道为什么?

TOP

TOP

返回列表
重庆时时彩不定位胆公式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