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返回列表 发帖

[历史军事疯狂] 民国谍影 第五百七十一章 赠送书馆 寻青藤





啃书│啃书网│啃书阁│啃书论坛│疯狂中文│疯狂中文网│疯狂中文网论坛www.4474099.com 疯狂书库www.fkzww.com
本帖最后由 lier878 于 2019-3-8 10:54 编辑


第五百七十一章 赠送书馆

    宁志恒将大家都请上了二楼,来到黑木岳一的办公室里,黑木岳一看着办公室里的陈设竟然也和自己离开之前的一模一样,忍不住连连点头,赞叹不已。

    “哦,对了,我来介绍一下,这两位是我的?#20004;?#22909;友,伊藤弘树和冈崎和志,伊藤君是国内知名的书画家,冈崎君是著名的音乐家,都和我相交多年,情深意厚!”

    宁志恒赶紧分别见礼,黑木岳一又为他向两位朋友介绍道:“这位是藤原智仁,京都藤原家的子弟,我的忘年之交,别看他年纪轻轻,却是才华横溢,不仅文学素养极高,还写的一笔好书法,哈哈,不下于伊藤君啊!”

    两个人一听不由得一惊,黑木岳一的为人他们是清楚的,平?#26412;?#19981;会如此赞誉一个年轻人,能?#20976;?#20986;这番话来,必然是对藤原智?#21490;?#24120;的欣赏。

    而且伊藤弘树是有名的书法绘画俱佳,黑木岳一竟然毫不掩饰的说,藤原智仁的书法竟然不在伊藤弘树之下,他出言向来有据可依,从不夸口,想来藤原智仁的书法也必定非常出色。

    更重要的是,此人竟然是京都藤原家的子弟,就社会地位而言,?#24525;?#19978;就高了一筹,在日本,社会等级分明,无论是各个阶层都是如此,哪怕是这些艺术家们,也是要遵守这些规矩的。

    “这位是我的朋友竹下慎也,也是非常?#19981;?#25991;学,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宁志恒也将身后的何思明让了出来,介绍给大家,于是大家纷纷见礼,最后在屋中落座。

    “藤原君,这到?#36164;?#24590;么回事?”黑木岳一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认真感受了一下,忍不住再次问道。

    宁志恒淡淡地一笑,开口回答道:“先生,请不必惊讶,这是我专门送给您的礼物。”

    一旁的福井雄真开口解释说道:“先生,南屋书馆在大战之后就被毁了,被炮火夷为平地,现在这个书馆是藤原会长在半年前重新修建起来的,他特意要求,所有的一切都?#21069;?#29031;以前的样式,甚至连内部装饰都完全按照以前的模样,就是为了让您不会感到?#21543;?#36825;也是藤原会长的一片苦心啊!”

    此话一出,黑木岳一等三人都是大吃一惊,黑木岳一没有想到,这个书馆竟然是宁志恒特意为他重新修建的,更难得他一片苦心,将书馆建设的和以前一般无二,这里面所需要花费的心思,可就太大了,别的?#20976;擔?#20809;是他刚刚看到的那一?#38405;?#20025;座瓶,要想再?#19968;?#19982;之前相同的一对,就需要花费的多少精力和财力,这个人情可是太大了!

    就连一旁的伊藤弘树和冈崎和志,听到也?#21069;?#33258;啧舌,这个年轻人的手?#25910;?#26159;太大,竟然专门为了黑木岳一重新修建南屋书馆并拱手相送。

    黑木岳一握住宁志恒的手,半晌没有说出话来,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,开口说道:“藤原君,多?#33618;?#20102;,不过我受之?#27427;ⅲ?#23454;在?#33618;?#21463;领!”

    宁志恒早就知道以黑木岳一的为人,怎么可能平白要这么一份大礼,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词,开口劝说道:“先生,这座书馆原本就是您应得的,您还记得我们分别之时,您赠送给我的那一?#26159;?#21527;?”

    黑木岳一茫然地点了点头,当时他?#37319;?#20070;馆人员,每个人都送了一?#26159;采?#36153;,当然以宁志恒的赠金最为丰厚,毕竟宁志恒是他的忘年之交,不仅才华横溢,而且是藤原家的子弟,身份地位远高于他人。

    “那?#26159;?#23601;是我之后的启动资金,当时离开书馆,我茫然无措,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,又不愿意再回到国内,于是最后流落到了香港,那里是最优良的港口,贸易繁荣,我就用这?#26159;?#36141;买了一些药品,贩卖到了中国广州,没想到利润丰厚,之后我投身商业,还在香港建立了藤原会社,直到后来经商有成,才回到了上海,当时我就想,一定要加倍报答先生,?#19978;?#24182;没有找到先生,看到书馆也被毁于?#20132;穡?#20110;是才重新修建南屋书馆,送给先生以作报答,所以藤原能有今日,全凭先生所赐!”

    原来如此,听到这里大家都是纷纷点头,伊藤弘树不由得羡慕地赞叹道:“古有受人滴水,涌泉相报,如今藤原君重情守义,颇有古风,实在令人敬佩,黑木君,你不该推辞不受,当成全这一段佳话啊!”

    冈崎和志也是开口劝道:“黑木君,藤原君的心意难得,为了答?#33618;悖?#19981;知花费了多少,你如果执意推辞,岂不是辜负了朋友情谊,我辈中人钱财不可过于?#24179;希?#24403;初我困难之时,不也是受你的资助才有今天!”

    宁志恒也是开口说道:“先生,这个书馆我是花了很大精力,为了保证与原样相符,我甚至找到了原来的设计师福?#26469;卫上?#29983;,他听说我要为您重建书馆,一文不收,马上把当初保留的图纸直接送给了我,后来修建之后,福井君和原田君为了保证内部的装饰和之前一模一样,花费了多少心思,这些都是为了让您感到这里才是您的家,一切都没有变,一切都和以前一样,我希望我们这些人的苦心没有白费!”

    宁志恒的这些话,让所有的人为之动容,黑木岳一这才知道,这个南屋书馆是所有旧友们的情谊所在,自己确实不该作态推辞。

    他站起身来,向宁志恒深深地一礼,感慨的说道:“对不起,是我考虑不周,那就多谢藤原君的美意,我生受了。”

    伊藤弘树看着眼前的一幕,也是高声赞叹道:“黑木君一向诚待人,风高?#20004;冢?#36825;才有这么多的朋友们愿意倾心相助,我真是非常的羡慕,今天这样的好日子,我们一定要庆祝一下,一醉方休!”

    ?#25628;?#19968;出,顿时得到了大家的响应,宁志恒马上打电话?#25165;牛?#19968;行人赶往春日酒店,欢聚一?#33579;?#39278;酒庆祝。

    黑木岳一又将自己在上海的朋友们都召集了起来,他们这些文人墨客自有一个圈子,都是比较著名的学者和艺术家,黑木岳一在上海也是颇有地位的成员之一,顿时来了不少的朋友助兴。

    黑木岳一将他们纷纷介绍给宁志恒,大家也听说了宁志恒和黑木岳一之间的事情,对宁志恒重信重义的行为大为赞扬,于是,宁志恒很快就和这些文人墨客们打成一片,也让宁志恒初次接触了在上海的日本艺术界的一些出色人物。

    深夜里,法租界霞飞路上,岩井之介正坐在轿车里,盯着不远处的大东宫舞厅。

    特工中岛右吉开口汇报道:?#25226;?#20117;君,我们跟着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发现,这个荣浩非常的小心,出入都有?#35813;?#20445;镖跟随,我们很难靠得近身。”

    岩井之介揉了揉太阳穴,也有些为难,这几天的跟踪并没有什么收获,荣浩这个?#31169;?#21451;广阔,接触的人太多,根本无法判断哪个是他的同伙,自己甚?#26009;?#21160;手抓捕,可对方防范甚?#24076;?#20986;入都有数名保镖守卫,如果硬来的话,很难保证不惊动他人,主要这里是法租界,动静太大的话,自己这些人也很难脱身,不觉有些犯愁。

    “看来暗中调查太费时费力了,还是要?#19968;?#20250;动手,我们?#33618;?#21644;他这样耗着。”岩井之介沉声说道。

    “机会不好找,我们调查过他家中的情况,这个人单身,没有家眷,住所里的保镖也不少,不过有个相好的女人,就在他家附近的一处公寓里居住,前天晚上他们聚了一次,我看趁他去找女人,在外面过夜的时候动手,应该是个好机会!”中岛右吉回答道,他们这些人都是专业的特工,没用几天的时间,就?#35766;?#28009;的情况摸清楚了。

    岩井之介点头说道:“很好,这个思路不错,这两天盯住他,一旦他去?#22839;?#20010;相好的女人,我们就动手,抓住之后,撬开他的嘴,接下来,我们就可以动?#26234;?#38500;了!”

    岩井之介不免心中得意,一?#24065;?#26469;,这支神秘的中国特工,在上海滩纵横无忌,炸仓库,杀日谍,除汉奸,造成了极大的破坏,已经成为帝国在上海基地最大的威胁,现在看来,将要由自己来?#36164;?#32456;止他们的命运,这将是一份多么大的荣耀。

    他看了看时间,开口?#24895;?#36947;:“我进去盯着他,看看有没有人和他接触,你们在周围布控。”

    “是!”

    岩井之介下了车,用?#26234;?#36731;抻了?#30001;?#19978;的西装,端正了一下胸前的领带,迈?#38454;?#36827;了大东宫舞厅。

    与?#36865;?#26102;,在大东宫舞厅的办公室里,荣浩也正在和舞厅经理宣高飞叙谈着。

    “?#32454;擼?#25105;刚刚接到组长的通知,据可靠消息,我们正在寻找的日本特工岩井之介,应该已经有所发现,而且近期出现在娱乐声色场所的可能?#21592;?#36739;大,我们情报科控制的这种场所很多,大东宫舞厅可是我们两个人具体负责的,千万?#33618;?#20986;了差错。”



原来的人流量每天成百上千近万,今不如昔也,不知道为什么?

TOP

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

TOP

返回列表
重庆时时彩不定位胆公式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