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返回列表 发帖

[历史军事疯狂] 明朝败家子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:极盛之势 上山打老虎额





啃书│啃书网│啃书阁│啃书论坛│疯狂中文│疯狂中文网│疯狂中文网论坛www.4474099.com 疯狂书库www.fkzww.com
明朝败家子  第一千零六十八章:极盛之势  上山打老虎额

《明朝败家子》 图文版连载网址(书阁书库)----点击阅读

《明朝败家子》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(疯狂中文书库)----点击阅读

张鹤龄没有解释的机会。

    事实上,他身体比较孱弱。

    毕竟……是吃素喝粥的人。

    张王氏虽也陪她粗茶淡饭,却可以隔三差五回娘家。

    于是,张鹤龄头破血流的从家中跑了出来,他眼睛发红,张延龄跑的?#20154;?#36824;快:“哥……”

    “找姓武的,这个狗东西丧尽天良,吃了咱们的腊肉,让他吐出来。”

    张鹤龄龇牙咧嘴。

    可等到了那武士卞的宅邸,却发现,这里早已被围了个水?#20849;?#36890;,院墙早被人砸破了,乌压压的人冲?#31169;?#21435;,武士卞生死未卜。

    张鹤龄有点发懵,吃*都没赶上的热乎的啊。

    他捂着自己额上的伤口,感觉自己要疯了。

    他龇牙咧嘴道:“打死姓武的这狗东西,走,再去找姓方的算账。”

    那些嗷嗷叫着,喊打?#21543;?#30340;人,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用一?#21046;?#24618;的眼神看着张鹤龄。

    张鹤龄一跺脚,大手一挥:“跟我来。”

    ?#19978;?#36319;着他的,永远都只有他的兄弟张延龄。

    二人朝着西山,便是狂奔。

    …………

    镇国府里。

    方继藩看着账目,宅邸一涨,消费能力特别的旺盛,那些此前卖房的人,统统将牌子撤了,那些观望之人,疯了似得开始和倭人们抢房。

    好的地段,方继藩自是不肯轻易卖的,这些地,要留给自己儿子卖啊,儿子卖不完,还有孙子,孙子卖不完……子子孙孙无穷尽也。

    可即便推出来的,乃是较差的地皮,价格暴涨,依旧是门庭若?#23567;?br />
    短短两三日,?#21520;?#20102;一千五百亩。

    可市场依旧火热。

    依旧还有大量的倭人,到处在排?#21360;?br />
    不只如此,现在不少的达官贵人,也开始坐不住了。

    这么涨下去,何时才有大宅子住啊。

    不得?#20976;擔?#32463;过了一百多年的安定之后,大明本就陷入了一个极端,朱门一掷千金,贫者无立锥之地。

    虽然前些日子,新城不?#31995;?#24314;设,兜售了不少的房产,可真正的豪族,还没有开始入场呢。

    毕竟,想要糊弄这些人,可不是简单的事。

    我大明,虽?#36824;?#24211;没银子,可那些个豪强们,方继藩不是吹牛逼,他们积攒了一百多年的财富,兼并了无数的土地,垄断了无数的营生,他们……有钱!

    银子的贬值,宅邸的不断攀高。

    其本质,就是给这些人制造焦虑?#23567;?br />
    眼看着手里的财富,日渐的缩水,而宅邸却越来越?#30331;?#25442;做是谁,也坐不住啊。

    现在,已经开?#21152;?#20154;入场了。

    不只如此,大?#30475;?#28023;上发家致富的人,他们带回来了大量的财富,此时……似乎也开始动心。

    这世上,历来都是买涨不买跌,一旦跌了,便无人问津,而一旦开涨,就永远都不缺人来买宅子,有多少,他们都敢买,哪怕是子子孙孙欠下数不尽的贷,哪怕是砸锅卖铁,他们也甘之如饴。

    每日在新城的售楼处,都聚集了数千人,可放出来的房源,永远都是?#36824;弧?br />
    一想到这个……方继藩就?#36947;幀?br />
    方继藩不爱钱。

    他是个一家国为?#21917;?#20043;人。

    他的心里,永远装着的,乃是这一片乡土,还有这里的每一个百姓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?#21543;?#29239;……少爷……”

    王金元急匆匆的过来。

    他现在很清闲,毕竟……卖方一炷香,休息二十三个时辰。

    “寿宁侯和建昌伯来了,他们气势汹汹,很是可怕。”

    方继藩一听两?#36824;?#33285;来了,非但不忧,反而乐了:“呀,快快快,去迎接啊。”

    这时,外头听到了争吵声,只片刻功夫,便见寿宁侯和建昌伯冲?#31169;?#26469;。

    几个护卫也忙是冲进来,似乎也察觉到了来者不善。

    张鹤龄一见到方继藩,便如饿虎?#25628;?#19968;般冲上来:“姓方的,我和你拼……”

    方继藩背着手,朝他微笑:“舅舅,你好呀,想一起发财……”

    吗字还没出口。

    张鹤龄的拼字也只说了半截。

    张鹤龄已冲至方继藩面前,面?#31354;?#29406;,满是怒容。

    可一下子,空气凝滞。

    身后,张延龄口里大叫:?#20843;?#35201;听你鬼话,哥,咱们打?#28010;!?#35828;着,便已上前。

    张鹤龄脸色一沉,目中掠过了杀机。

    他举起手,反手啪的一声,狠狠的便摔在了……张延龄的脸上!

    张延龄懵了,捂住了自己的腮帮子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兄长。

    他心里委屈,不是说打方继藩这狗一样的东西吗?

    “哥……”

    张鹤龄怒气冲冲的看着张延龄:“没有廉耻的狗东西,自己的后辈,说打就打,为长不尊,滚开。”

    ?#21834;?br />
    张鹤龄勉强挤出笑容,朝着方继藩,笑了:“你好呀,继藩。”

    方继藩气定神闲:“见过……”

    “方才你说……发财?”张鹤龄双目发光。

    方继藩这狗东西,虽是猪狗不如,可论起怎么?#29992;?#25296;骗,张鹤龄是服气的。

    自己?#21015;量?#33510;的出海去寻找金山银山,历经千辛万苦,说什么海上暴利,结果呢,人家躺在家里数银子,自己?#21015;量?#33510;所得,?#20849;还?#20154;家随?#25077;?#20960;百亩地的,噢,不,照这趋势下去,可能……一百亩地都买不到了。

    方继藩坐下,架着脚:“都是一家人,?#20976;?#20004;家话,你们是秀荣的亲舅舅,就是我的亲舅舅。”

    张鹤龄忙摆手:“不敢,不敢,能发财,我?#24515;?#33285;舅也可的。”

    方继藩:?#21834;?br />
    “还请?#36739;?#29983;,指一条明路?”

    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很简单,你们忘了,当初你们发现了一个银矿。”

    一想到银矿,张鹤龄和张延龄,就觉得扎心一样的?#37048;?br />
    自己那个姐夫,真是昏君哪。

    方继藩道:“我这就入宫,为两?#36824;?#33285;求情,这银矿的收益,怎么可少了两?#36824;?#33285;一份呢,这银矿就是聚宝盆,还怕没银子?”

    “呀。”张鹤龄眼睛发亮:“真的可以吗?陛下……他会肯?只怕……此事……不易啊,这不是虎口夺?#24120;?#20320;是不知陛下有多吝……”方继藩便道:“?#28909;?#22914;此,那我不去了。”

    “不不不。”张鹤龄心里,倒是燃起了一?#32943;?#26395;。

    可?#33618;?#22914;此啊,姐夫对这小子,信任有加,说不准,还真信了这小子的鬼话呢。

    张鹤龄要跪了:“去,去说说呗。”

    方继藩道:“我先喝口茶,两位舅舅难得来……?#19968;?#26410;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   “不用了,不用了,赶紧,赶紧。”

    偏巧在此时,却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方都尉,陛下请方都尉,立即入宫。”

    张家兄弟搓着手,他们眼睛红红的,要哭了。

    当然,张鹤龄下意识的觉得,这莫非又是方继藩的诡计吧。

    只是……在这巨大的诱惑面前,哪怕前头真是坑,张鹤龄也毫不?#28120;ィ?#25423;着鼻子要往下头跳。

    ………

    弘?#20301;实?#30475;着奏报,除此之外,还有这无数觐见的满朝文武,他惊呆了。

    转眼之间,房价暴涨。

    这每日几千万两银子的销售额啊,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目。

    正因为如此,所以不少大臣都跺?#31169;牛?#32439;纷前来禀奏。

    弘?#20301;实?#19968;看奏报,顿时放宽了心。

    自己的银子……算是保住了。

    可看着满朝一片哀鸿遍野的模样,方继藩……也是头大的很。

    礼?#21487;?#20070;张升不禁苦笑道:“问题的根子,在于这些倭人,陛下,原来方继藩请陛下下旨,让大量的藩国贵人入京,打得是这个算盘,可是陛下有没有想过,这些人不但哄抬了物价,他们入我中国,学我礼仪文化倒也罢了,?#28909;?#20063;学习我大明?#36824;?#24378;兵之道,如此……岂不是养贼自重。西山书院,竟还专门开设学院,请他们去学习,他们在这京中,耳濡目染,将来迟早回国,将我大明的本领,都学了去……就说着倭国,隋唐时,他们?#36824;?#26159;一群野人,自派出遣唐使之后,而今,其刀剑的工艺,岂不都是自我中国学去,此后,倭患肆虐,以至民不聊生,恳请陛下,驱逐这些倭人,不可使他们觊觎我大明神器。”

    说着,张升拜下。

    许多大臣,也纷纷点头。

    当然,这更多的只是一个借口,主要是这些倭人太狠了,那么偏的地方,三万多两银子,他们居然也?#32426;?#37117;不眨一下?#21520;潁?#36825;般的哄抬宅邸的价格……以后……还有朝鲜国,还有琉球、乌?#20849;兀?#36824;有西洋诸国,这日子……可怎么过啊。

    弘?#20301;实?#19981;露声色,却道:“刘文善卿家何在?”

    刘文善出班:“臣在。”

    弘?#20301;实?#30475;向刘文善:“刘卿家对此,有什么看法……”

    刘文善理论研究比较多,因为撰写国富论,几乎被弘?#20301;实?#35270;为经济顾问,只是……这个现象,他观察的?#20849;还唬?#20498;是有些答不上来。

    若是恩师在就好了,恩师……?#28909;?#36825;样做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    却在此时,有宦官道:“陛下,方都尉来了。”

    弘?#20301;实?#19968;想到这转手之间,翻云覆雨的女婿,眉毛一挑:“宣他进来。”

    方继藩入殿,弘?#20301;实?#30475;着方继藩,觉得格外的亲切:“继藩,不必多礼,朕有事问你。”

收入水平不到自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,给所在城?#24515;?#40657;了!(在YouTube的新?#29275;时?#20027;义经济学家说,全世界霸道不到10%的人占据着90%的财富,刨去这部分,看平均值,你可以挺起胸?#29275;?#36825;种制造?#20934;?#30683;盾,破坏社会和谐的言论?#21387;只?#34987;封端口)
?#20849;?#36215;30年的?#30475;?#25105;改去租房,在房租的压力下,我一直用唯心主义乐观精神支持着不去见马克思。   
不少开防盗章的作者,?#21592;?#20498;霉事,如果是假的那是时候不到,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开防盗缺德没人品,诅骂人太多了。
好多挨喷的写手抱怨请订阅后再喷,其实他们也知道那是别有用心的写?#20013;『排?#30340;,就是借机求订阅开延时假章节。很多开延时假章节的写手为什么不防了,要么是专心文笔,订阅高了。要么就那么多人订,不专心提高文笔,没意思了没订阅扑了。
一觉醒来。日上三竿。有日。有上,有小三,还有和谐版的干,简直是成语中的战斗语!

TOP

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

TOP

返回列表
重庆时时彩不定位胆公式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
<ins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jbr1x"><strike id="jbr1x"><thead id="jbr1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<ins id="jbr1x"><noframes id="jbr1x"><var id="jbr1x"></var><cite id="jbr1x"></cite><cite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video id="jbr1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span id="jbr1x"><menuitem id="jbr1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br1x"></cite>
<var id="jbr1x"></var>